让有话想说的人,知道可以怎幺发声──专访《拉子时代》作者Or

让有话想说的人,知道可以怎幺发声──专访《拉子时代》作者Or

「《爱的自由式》是本超级热门的作品,当时它的电子档在网路上流窜,因为它『好好看』。」Orange说,「我看过的类似题目论述多半出现在学术论文,符合学院要求,但是离一般读者有点距离。」

Orange关注LGBT议题,同时是个狂热的观影者,长期在部落格「Orange’s Review」撰写电影评论,「我第⼀次尝试写下类似影评的电影,是获得1981年年奥斯卡最佳影片的《火战車》(Chariots of Fire),写在横格纸上,唯⼀的读者是当时高中女友,她看完一遍就不知道放在那里。」Orange道,「发表在部落格的里第一篇影评是2005年6月27日的《谁吻了洁西卡》(Kissing Jessica Stein)。那篇文章除了传统的观影心得、内容重点诠释,还说明了幕后创作过程,并且进一步注意到配乐歌词与电影的契合;那时也已经确定,这个部落格的文章会以LGBT议题为主。」

这代表「Orange’s Review」里的影评,并非网路上常见那种以简介拼凑而成的「伪影评」或单纯的观影心得,「『好的影评』可能更会引起观影者的共呜,触动同理心,不管是正面还是负面。」Orange认为,「影评有个基本的道德标準:应该儘量量聚焦在作品,而不是刻意消费这个物件來拉抬评论人自己。」

2015年11月,由凯特‧布兰琪(Cate Blanchett)、鲁妮‧玛拉(Rooney Mara)主演、改编自海史密斯(Patricia Highsmith)原着的电影《因为爱你》(Carol)引进台湾,Orange等影迷希望片商重新考虑更合适的片名或直接用《卡萝》,但片商的回应很糟,于是粉丝们气了。「我们成立活动专页、用《卡萝》当片名自己重做预告、重译字幕,在台湾上映前六十八天,每天发专文介绍,后来还举办了自己的首映。」Orange表示,「那是我第一次和网友有虚实互动的经验,开始走出来、习惯去认识不同网友。也因互动增加,互信也开始建立──信任绝对是自助出版的珍贵基石。」

影评撰写日渐深入,「光一部《Carol》我就可以把每个製作细节外加电影和原着比较写到地老天荒」,下笔也日渐慎重。除了影评之外,Orange在部落格里穿插一些生活纪录;在决定自助出版作品的时候,生活纪录反过来变成重点,观影研究则成了生活注记的其中一部分。

这本奠基于网友信赖与支持、从自身成长经历当中转化养分的书,叫做《拉子时代》。

Orange一直很怕「研究」这个字眼,因为这常意味专业艰涩──这是她读同志研究论文的经验。张娟芬的同志研究经典作品《爱的自由式》之所以大受欢迎,就在于这本书易读好看。「我不反对有志之士做资料整理理,我写书时,也很花心力地做过考据。」Orange说,「但是《拉子时代》只是想转化,用轻鬆的方式诉说时代的故事,时间轴是大家能熟悉的同志影视,再加上我自己的成长经历,增添阅读乐趣。」

说得轻描淡写,但在研读整理同志议题的相关历史时,Orange其实十分严谨,就怕遗漏内容。「所幸在过程中有『三个幸好』,」Orange道,「一、以电影为主轴来写,可以保持聚焦;二、电子书不会因为页数而限制字数,我不用天人交战地思考要割捨哪些内容;三、自助出版由我自己掌控电子书和纸本书的上架状况,就算有所遗漏,我也可以随时更新,读者买的是可以持续更新的有机内容。」

同志族群在台湾并不少,相关创作的阅读族群也不小,但Orange认为主流出版社得面对目前出版产业的难题,非主流出版社也必须脱框架思考新时代的经营模式和技术。「《拉子时代》在Readmoo上架,再到其他电子书平台。电子书里的超链结很完整,但网友一直留言说要纸本书。」Orange表示,「所以我找了不需要先支付费用的Print on Demand,又做了一波集购,刺激我学会使用银行的第三方支付。最近我开始与五个性别友善的独立书店合作,让店家拥有集购优惠。」

早期压抑的社会,让同志变得格外敏感,而在传统出版不见得来得及因应题材的时代,则让Orange设法找到其他出路。

Orange认为,既然投入自助出版,就要不断写下去,累积能量;除了《拉子时代》预计至少要写四部之外,她也会着手新书《好大胆自助出版》的写作计划,这本书将跳脱同志书写的角度,而是大方揭露《拉子时代》的出版经验,提供参考;「让有话想说的人,知道可以用什幺商业模式来发声。」

相关推荐